网站首页 > 书画 > 正文

“二把手”借贷80多万买官 把自己买成了“老赖”

2019-08-13 12:29:28来 源:周奋隐庵网      评论:0 点击:1401

摘要:曾经有一段时期,有的地方买官卖官成风,人人都“送”,你不“从俗”,就不入流,涉世不深尚持清廉的大学生镇官,尽管没钱,也只好“送”,这叫做腐败的政风“逼良为娼”。

曾经有一段时期,有的地方买官卖官成风,人人都“送”,你不“从俗”,就不入流,涉世不深尚持清廉的大学生镇官,尽管没钱,也只好“送”,这叫做腐败的政风“逼良为娼”。有的地方,每一级官职,每一顶乌纱,都是明码标价的,在罗荫国治下,一个处级区长要标30万美元;山西曾经的塌方式系统性腐败时,一个地级市长被叫到5000万元。所以王敬东政委要升县局局长,当然要凑近百万元了,所以就是“贫寒”,也只好靠举债不惜当“老赖”啊!

大学生镇官与借款买官的公安局政委,当然似有几分辛酸,但更多的买官,是不用倾家举债的。也是在前几天,法院审判了张秉善受贿、行贿一案。张秉善在任县长等职时,为与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“拉近关系,谋求职务提拔”,先后6次孝敬丰书记人民币280万元加7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331万元,连丰的秘书都送了钱,以便“联系书记”呢!张县长哪来这笔巨款,他也是靠举债借来的吗?不是,他是一手买官,一手敛财,在企业经营、工程项目上刮地皮,又利用干部选任、人事调动方面捞“油水”,收受38人的“进贡”,共达1134万元。张秉善这么有钱,拿出区区300多万元来买官,当然并不令人“心酸”啦!

据台媒报道,台湾开放人民币业务届满5周年,人民币市场蓬勃发展,包括人民币存款、贷款、汇款以及人民币计价基金与债券等金融业务及商品,不断推陈出新,规模也日益庞大。台湾《旺报》10日发表社论文章指出,人民币业务开放5周年的成效,让我们看到两岸金融合作美好的一面。若能将此模式套用到台湾创新创业发展上,相信一定可以截长补短,完善台湾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。过去台湾在推动创新创业的历程中,过于盲目崇拜和迷信硅谷经验,但是募资成效却不彰,或许是时候该转换思维了。借东风不见得比引西风来得有效,主政者应该要有这样的体认。

据悉,1911年秋,因政局更迭,经费无着,复旦师生流离。中山先生在临时政府经费紧缺的情况下,亲批徐家汇李公祠堂为校舍,并拨款一万银元,以作复旦复校之用。1912年,创校校长马相伯亲邀孙中山先生为复旦校董。这是中山先生以革命领袖的身份,唯一一次出任大学校董,后人称他为复旦的“首席校董”。

(4)建筑垃圾、渣土、砂石运输车辆禁止上路行驶(清洁能源汽车除外)。

北京新机场预计在2019年10月建成投用,包括南航、东航在内的天合联盟成员及多家国际国内航空公司将全面入驻。正式投运后,预计启用初期年客流量4500万人次、2025年7200万人次,远期规划1亿人次以上。占据北京首都国际机场、天津滨海国际机场、河北石家庄正定机场三大交通枢纽中心点区域的北京新机场,将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引擎。

当然不少的贪吏,连买官“孝敬”的钱,都不是自己掏的腰包,而是从受贿纳入的黑金中拿出一个小头来。前文那个张县长,不就是从受贿的千余万中,又抠出300万元来行贿买乌纱吗?他当然不必“变卖家产”,更不会因为“举债买官”而成“老赖”了,那是直接去了法庭和监狱啊!

除此之外,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早在1965年,叶剑英就曾协同两位上将去西安解救胡耀邦。

其实大学生贷款买官,并不是罕见独特的奇闻。就在前几天,中纪委机关报刚披露黑龙江省甘南县公安局原政委王敬东“借债买官成老赖”的“不奇闻”——王政委久居县局“二把手”,多年不升迁,还从大县平调到了小县,于是也“醒悟”过来,决定“送”!一共向“上面”送了80余万元。可是王敬东“家境贫寒”,没钱呢,只能到处举债,向亲属、朋友和下级借,又四处去“贷”。王政委买官欠了一屁股债,又还不出,于是成了名单上的“老赖”,连给他“担保”的干警也一起上了黑榜呢!

1994年9月任正处级职务(其间:1992年12月至1994年12月挂职任长汀县副县长)。

坊间曾议买官太贵,动辄百千万元,小则几十万元,划不来。但在仕途中官场中那些心术不正的人看来,这真是“一本万利”的买卖。10多年前,我曾写过《“低成本腐败”》一文,说的就是时任钦州市委原书记俞芳林,花了几十万元买官之后,又来卖官,光这一项,就卖了200多万元;而向他买官的吴耿岳,送了90万元买到县长职位后,就进账了606万元。所以很“划得来”,所以“成本”很低,所以贪官小人竞相买卖,不惜以一分之本,攫十倍之利——这当然还是那时的价格,到了后来,“性价比”更高,比如天津那个“武爷”武长顺,买官行贿了1000万元,那么“盈利”呢?卖官卖了8400万元,贪污更达4亿元!难怪总书记怒斥他“无法无天”。

上周日下午,在参加一场大学生公益活动时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扛着“大炮筒”跑来跑去,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聋人:摄影师袁憬。活动的现场,都是些活力四射的年轻人。袁憬置身其中,热情地招呼他们拍照合影、指导他们站位。

已经罪死狱中的贪官罗荫国主政茂名时,那里曾出过一则“奇闻”——一名大学生镇官,从政之后,以为只要勤恳干活就可以得到重用,可是他“白加黑”“5+2”,拼命地干,多年下来,别人多“上去”了,竟然只有自己原地踏步。大学生观察左右,又经高人点拨,才幡然觉醒,原来是应了“不跑不送,原地踏步”的一语中的,于是决定“不能免俗”,也来买官。可是他没钱啊,只好变卖家产,又去银行贷款,终于凑齐一笔贿银,战战兢兢送了上去。真没料到官场还确讲规矩,不久他就当上了科级的镇长……

豪博在线娱乐

图说天下

    72小时排行

    整站最新

    图片新闻